Blossom

米汐。林晓宓。
坑底无粮。饿。

永近藏匿于黑暗,几丝阳光顺着他一不小心露出来的一绺头发滑溜进眼睛。这衬得他眸里状似有光在小心地跃,有希冀还蜷缩在那里头,怕被发现似的。

(看来——,不行啊。)
他轻轻松松地,始终记不起自己被损坏的声带勉强只够咕噜呀叽。然而他眼睛里的光又在此时显得很亮,一晃又一晃,拥有他的人不管在哪种境地都该是快活的。
(欸、该走了。)

请个假,明天逛漫展去了。
其实是和江澄谈恋爱(我呸)

缱绻而又漫长的一个吻。

吴邪的嘴里还有烟味,他咂吧咂吧嘴过去揽着张起灵的腰窝就把人带了过来,张起灵五指插进吴邪发间,轻轻把他的话堵了回去。

还有很久呢。四十岁还不算多,还要继续,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十。他们还有很多很多的路要走。

“风花雪月不肯等人,要献便献吻。”

一时脑抽。隐晦不明。说是永研我都不信。
啊外面又亮起来了。亮堂的。这很好。



他被群山环绕着。它们于半夜敲门进来,藏好了背后的刀,带着甜蜜的笑对他说,在我们的怀里睡吧,睡吧。

可是我还没把我想要的人找回来啊。他哭丧着脸求情。

于是他逃离了群山环绕着的小镇。阳光毫不吝啬地倾洒在世界万物上,永近抬起手看它像水一样流下来。他捧着阳光像是捧着爱人的脸一样。

他知道的,即使阳光怎么照耀着世界,也终究会有影子,光永远照不到的地方。

所以他想找回来他那个在黑暗里为着所有人活下去的人。抱一抱那人,告诉那人。在我这你可以休息一下的啦。

祝我月考成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qaq

我其实就这三篇而已∠( ᐛ 」∠)_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qwq
很久以前,泥巴人的世界里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在一条汹涌奔腾的大河之中有位河神,名字叫做芳村功善。他只要看见了内心纯净无暇的泥巴人就会向他发出考验。说是只要度过了这一条大河就可以得到一颗永垂不朽的金灿灿的还有自主思维的心。
一个金子做的心!多么的令人向往!想想看,泥巴的皮肤里隐隐透着炫目的金色光芒,会多么的在人群中闪耀!
这个传说被证实,许多泥巴人来到这里又悻悻而回。
因为,泥巴人的心可以保持不被泥巴色污染已经是很难的事了。更可怕的是,自己面对的是一条多么难渡过的河啊!
有一个叫金木研的小泥巴人,他也和大家一样,十分向往这这一颗金色的心。他出发了。
历经千辛万苦,他终于来到这条大河前:“神,我真的可以得到金子做的心吗?”
河中央立即传来神的声音:“当然,只要你愿意度过这条大河。”
“那么,我听说现在的人类上网买东西都要看看照片。所以能让我看看实物吗?”
神的声音带了些许笑意:“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有意思,不过也好,他很久没有出来透气了,每天都吵着说‘心太寂寞也会死的啦’那么永近,现在可以出来玩一会儿了哟。”
话音刚落,河中央就蹦出一个黄澄澄的心:“初次见面!金木你好哟我叫永近英良!你就叫我英好了!我喜欢……”
金木怕他说的没完没了,赶紧打断了他的自我介绍,从那时候起,他就很喜欢这个活泼的心。他向大河前探着身再次询问:“神!你不会骗我吗?”
河中央立刻传来肯定的回答。
他又望了望准备随时吞噬他的大河,心里也开始害怕起来。但是已经走了这么远,回去一定会被狠狠地嘲笑吧。他咬咬牙,朝大河走去。
一碰到水,金木就感受到了钻心的疼痛,但既然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再怎么样也是自杀了。
行走的期间,他身上的泥巴块一点一点消失掉。他也想了很多事,想到了自己平常大家如何对待自己的。
自己从来没见过爸爸,妈妈也过劳死了。他从此也变成了孤儿。没有一刻不受到大家的歧视。
他的眼泪已经流出来了一滴,但他突然记起泪水会把身上的泥巴冲走。于是他赶紧擦掉眼泪,把剩余的泪水通通按回了眼眶里。
嘛,这样的生活,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永近英良一直在他的身边为他加油。他又燃起了生命之火,继续开始奋力地往前冲。
他到达了对岸,但突然没听见永近英良的声音。但他现在还没有心情管这些。他向神投出了一个重复确定的窗口:“神,我真的来到对面了?我没有死吗?”
神轻轻开口:“你没有死,你真的来到了对面哦。现在的你已经没有了泥巴之身,低头望望自己吧。”
他照做了。却发现自己已经是一颗金子做的心。英终于开口了:“嗨金木!恭喜你哟!”
他和永近英良交融在了一起,一生一世也不会分开了。